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价值投资

 
 
 

日志

 
 

集中投资  

2014-04-21 13:15:25|  分类: 谈股论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现的艰难

误读:美国有较多的具备长期投资价值的公司,这是巴菲特得以成功的基本原因。

观点:巴菲特之所以选择集中投资,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发现的艰难在美国同样存在。

 

先来看一张表:

1、伯克希尔历年重仓股数目及其市值占比%1977-2008

1977

1978

1979

1980

1981

1982

1983

1984

7/70

6/66

8/85

8/75

6/74

7/88

4/85

5/84

1985

1986

1987

1988

1989

1990

1991

1992

5/90

3/93

3/100

4/97

4/97

5/97

4/86

5/85

1993

1994

1995

1996

1997

1998

1999

2000

6/91

7/92

7/97

7/97

6/81

5/79

5/79

4/71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4/71

4/69

4/69

6/76

7/87

6/64

7/67

4/46

资料:施得普汇数据库(重仓股是指当年净值占比高于5%的股票)

 

    从表1我们可以看出:在已过去的30多年里,巴菲特同时持有的的重仓股数目从未超过8只,而且在相当多的年份里,重仓股数目少于5只,1987年的全部持股甚至只有3——它意味着巴菲特在当年把大约20多亿美元的资产全部集中在3只股票上!

    在不少人看来,巴菲特之所以在如此长的投资期内始终坚持将其主要资产集中在58只股票上,只是集中投资策略下的一个自然结果而已。至于为何要坚持集中投资策略,人们则习惯于在巴菲特的那段著名表述中寻找答案:著名经济学家凯恩斯,他的投资绩效跟他的理论思想一样杰出。他在1934815日写给生意伙伴Scott的一封信中写到:随着时光的流逝,我越来越相信正确的投资方式是将大部分的资金投入在自己认为了解且相信的事业之上,而不是将资金分散到自己不懂且没有特别信心的一大堆公司身上。一个人的知识与经验绝对是有限的,因此在任何给定的时间里,很少有超过2-3家的企业,本人认为有资格将我全部的信心置于其中。(巴菲特1991年致股东信)

    有读者可能已经领会到我们所要表达的观点:凯恩斯与巴菲特等人一直坚持集中持股的策略,并非只是因为知识、经验甚至精力等的内因掣肘,除此之外还另有他因。那么,这个他因又会是什么呢?

    下面我们再来看一张表:

2、成长行业中的数据(19502003

时间

所有行业

科技

健康

家用纺织品

快速消费品

金融

3

58

55

57

69

61

46

5

37

36

28

48

44

24

10

15

14

23

24

18

8

15

7

7

13

16

7

4

20

4

3

9

9

3

2

 

上表的数据来自于纽约波恩斯坦研究公司就美国公司持续成长的可能性做出的一份调查。我们可以发现,即便是在百年老店比比皆是的美国,在过去半个世纪里,如要挑选出可以持有20年的增长型股票,成功概率只有4%。可以持有10年的,也只有15%。即使是只想持有3年,作出正确选择的机率也只略高于50%

 

    埃斯瓦斯.达莫达兰在《打破神话的投资十诫》一书中指出:过去的增长率是极度不稳定的数据,并不是未来增长的可靠指标。在一项对1960年之前10年美国企业收益增长的一项检测里,利特尔(Little)定义了杂乱无章的增长这一术语。因为他发现:几乎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在某一时期快速增长的企业必定会持续在下一个时期继续快速增长。在检测不同长度的连续时间段之间收益增长率的相关联系时,他经常发现两个不同时段的增长率之间存在着负相关性,而这两个时段里的平均相关系数接近为零。

另外,《投资者的未来》一书的作者杰里米.西格尔也曾作过一项针对标普500指数公司(原始指数公司及其派生公司)长期投资回报的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在195731日至20031231日的将近47年里,投资年回报超过15%的仅有52家公司,占公司总数的10.4%。投资年回报超过16%的有仅16家公司,占公司总数的3.2%投资年回报超过18%的只有4家公司,占公司总数的0.8%

 

    最后,巴菲特本人如是说:如果一家大公司公开的宣称每股盈余长期可以维持15%的年成长率的话,那肯定会招致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其原因在于这种高标准只有在极少数的企业才有可能做得到。让我们做一个简单的测试,根据历史记录,1970年与1980年代,在200家盈余最高的公司当中,算算到底有几家在此之后能够继续维持15%的年盈余成长率?你会发现,能够达到这个目标的公司少之又少,我可以跟你打赌,在2000年获利最高的200家公司当中,能够在接下来的20年里其年平均成长率达到15%的公司,绝对不超过10家。2000年致股东信)

    上述资料显示,即使在美国这样的成熟市场,长线投资者同样会时常陷入发现的艰难这一尴尬处境。我们有理由认为,无论是凯恩斯也好,巴菲特也好,有限的知识与精力仅仅是他们有限持股的原因之一。而发现的艰难应当是导致他们长期以来坚持集中投资的另一项重要原因。

    与此同时,我们也注意到,在巴菲特持有不超过34年便卖出的股票中,除了原本就是以套利为目的的投资外,对其他股票作出卖出决定的主要原因,是发觉在最初买入时对企业经济前景的判断有误(并不是很多人认为的获利了结)。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印证了巴菲特本人在1991年致股东信里发出的那一句发现伟大的公司和杰出的经理是如此之难的感慨。

要点:

1、就投资者可以长期持有的优秀上市公司而言,发现的艰难不仅存在于我国股市,同样也存在于美国股市,这也是导致巴菲特一直实施集中投资策略的一项重要原因;

2、如果我们能像巴菲特那样把同时持有的重仓股限定在6-8只以内,我国股市就不应存在没有投资价值的问题,问题的重心将转变成投资者是否有识别优秀企业的能力上面;

3、对于一个货真价实的优秀企业而言,一般都需要有一个从初步识别到最终确定的过程。因此,不应指望每次的押宝都会成功,而是应当把二次筛选当作买入-持有策略的一个基本流程。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